志愿者统计:从2013年11月11日开始,截至20151130日,已经有 名注册志愿者。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栏目 > 培训资料 >

300多名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骨干参加培训

2013-11-13 14:39:1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市委书记郭金龙日前强调,要把握网络舆论战场主导权。昨天,300多名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骨干参加培训,课程中,聘请专家到场教网评员们怎么写好微博,培训网络言论写作要领和网络舆论引导技巧。韩寒、姚晨等微博大V的微博内容都成为案例印进教材。
  韩寒姚晨微博写进培训教材
  昨天的培训班上,首都文明办请来网络舆论研究专家,为志愿者培训网络言论写作要领和网络舆论引导技巧。韩寒、姚晨等微博大V的微博内容都成为案例印进教材。
  “昨晚事故中不幸去世的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这是“7·23”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发生后,“微博女王”姚晨发布的一篇微博。培训中,引入这个案例来说明“微博写作要有真情实感才能打动人”。
  此外,教材中还提到去年“7·21”大雨救援及善后过程中,微博在舆论引导方面的作用。专家举了韩寒、李开复等名人微博的案例。如@韩寒说:“无意说什么煽情或者抨击的话,曾在打不到车的时候恨北京,但昨夜更多是为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感动和揪心。”
  此外,培训中还提到如何应对网民负面情绪及言论“围攻”,专家表示这时不应对战,尽量向网友用事实解释问题。参与培训的志愿者、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魏磊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平时从事理论研究工作,不太常用“网言网语”。“培训里提的淘宝体、丹丹体、咆哮体这些网络语言,我觉得很有必要了解。”
  北京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超万人
  在日前召开的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市委书记郭金龙强调,把握网络舆论战场主导权,坚决扭转网上正面声音势单力孤的被动局面。记者昨日了解到,北京市目前有1万余名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他们全部是全国或省市级文明单位的职工,大多数是“80后”和“90后”。据了解,中央文明办要求北京等试点省市在全国文明单位及省市文明单位建立3-5人组成的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小组。在北京,总共有4000余个各级文明单位,这样,志愿者人数也达到了万余人。
  首都文明办负责人表示,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调查报告,北京网民人数1458万人,网络普及率超七成。在这样巨大的网民数字面前,志愿者数量将进一步扩充。
  首都文明办还将建立志愿者信息管理平台,收集、统计、展示志愿者工作,便于考核奖励优秀志愿者,更换淘汰不合格志愿者。
  要求志愿者多发声勤发声
  网络文明志愿者做什么?据了解,在微博、博客、论坛及各种社交平台上撰写内容或者转发、评论,完成中央文明办布置的网络文明传播任务等,都是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的工作内容。
  此外,志愿者们每个月都要完成一定数量的微博、博客撰写任务,传播正能量。在培训会上,首都文明办主任滕盛萍具体表述了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的工作:“在网上多发声、勤发声,让网上正能量的声音盖过负面的声音,有理有力有节地开展舆论斗争,在论坛和微博上顶、赞、支持正面言论,斥责、劝阻网络不文明行为。”
  中央文明办秘书局网管处处长张其胜在培训中说:“现在网络上聚集了一些仇官仇富的人群,正面声音稍一发声就引来板砖。我们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就是要名正言顺地发表观点,敢于发声。”
  案例
  @韩寒:为死难者默哀,为救助者喝彩。无意说什么煽情或者抨击的话,曾在打不到车的时候恨北京,但昨夜更多是为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感动和揪心。城市里看得见的地方重要,看不见的地方更重要,城市让生活美好,也能让生活更糟糕。在北京生活的人们为这个城市在建设中的失误承担了太多次。祝福北京。
  @李开复:未必每一天都会是好日子,但都总有些好事发生,献给为北京这座城市奋战了一夜的好心人们。
  @姚晨:昨晚事故中不幸去世的火车司机潘一恒,是我父亲的好兄弟,他们曾在一个车组工作。父亲悲痛万分地说:潘师傅的孩子才7岁,他为人憨厚,工作尽职。如果他昨晚临阵脱逃,没有拉下紧急制动系统,那伤亡人数将会翻十几倍。可怜他尸骨未寒,却被人猜测事故原因是他疲劳驾驶,这种说法简直混账之极!
  @潘石屹:对乔布斯最好的纪念就是苹果公司马上推出1000元人民币以下的爱疯给大家使用,让每个人都用上爱疯,就是对乔布斯最好的纪念。
对话
  每天发“正能量”微博一小时
  对话人: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
  1984年出生的李孟阳,在朝阳区某机关任公务员,从去年到新岗位后,就成为了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并负责本单位官方微博的日常维护。
  北青报:你每天会花多长时间在微博或者社交网络上?你的亲朋好友知道你做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的身份吗?
  李孟阳:知道。我手机上有三个微博账号,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单位的官微,很多朋友都知道我就是官微的小编。每天坐公交车上下班的路上都是我发布微博或者更新内容的时间,平均每天得有1个小时。
  北青报:网络文明传播志愿者不同于其他志愿者,总有人对这个群体有些看法,你听说过吗?
  李孟阳:我当然听说过,但我的朋友没这样看我。虽然我发的微博都是传播正能量的,但即使不是我们志愿者群体的人,也会有这样的微博存在,传递正能量并不是志愿者的专利。
  北青报:网络上的一个热点事件中会有成千上万种声音,你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李孟阳: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的力量挺微弱的。比如前一阵什刹海练摊的事,很多人都在抨击城管,但我仔细听了录音,看了那对父女和官方说的整个事件的经过之后才发出自己的声音,虽然是沧海一粟,但我想我一定为看到的人提供了一个客观的角度,哪怕是一点启发都是有用的。如果都在发牢骚,就没有人想如何解决问题,社会的确需要监督,但要有平和客观的心态。

青春荆州二维码